保护范围不能准确确定的专利在侵权诉讼中不应被支持


——柏万清与成都难寻物品营销服务中心、上海添香实业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裁判要旨】  

关键词:民事、侵害专利权、权利要求、专利权保护范围

相关法条:《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

     

【案情介绍】

原告柏万清拥有一项专利号为ZL200420091540.7、名称为防电磁污染服的实用新型专利。根据该专利权利要求书,该专利权利要求1为:一种防电磁污染服,它包括上装和下装,其特征在于所述服装在面料里设有由导磁率高而无剩磁的金属细丝或者金属粉末构成的起屏蔽作用的金属网或膜。根据该专利说明书的记载,该专利的目的是提供一种成本低、保护范围宽和效果好的防电磁污染服,其技术方案为所述服装在面料里设有由导磁率高而无剩磁的金属细丝或者金属粉末构成的起屏蔽保护作用的金属网或膜,所述金属细丝可用市售58丝的铜丝等,所述金属粉末可用如软铁粉末等。根据说明书具体实施方式的记载,这种防护服是在不改变已有服装样式和面料功能的基础上,通过在面料里织进导电金属细丝或者以喷、涂、扩散、浸泡和印染等任一方式的加工方法将导电金属粉末与面料复合,构成带网眼的网状结构。除以上记载外,专利说明书中没有对所述的导磁率高的内容做进一步解释或说明。

2010年柏万清以成都难寻物品营销服务中心销售上海添香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添香牌防辐射服上装侵犯其上述专利权为由,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成都难寻物品营销服务中心立即停止销售被控侵权产品,上海添香实业有限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l00万元。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218 日作出(2010)成民初字第597号民事判决,驳回柏万清的诉讼请求。柏万清不服该判决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1024日作出 (2011)川民终字第391号民事判决,驳回柏万清上诉,维持原判。柏万清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1228日裁定驳回其再审申请。

   

【法律点评】

《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利要求的撰写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即权利要求书应当以说明书为依据,清楚、简要地限定要求专利保护的范围。如果不满足这一要求,即使是已授权的专利也会因此被宣告无效。同时,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准确界定专利保护的范围也是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构成侵权的前提。《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如果权利要求书的撰写存在明显瑕疵,结合专利说明书、附图、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及相关现有技术等,仍然不能确定权利要求中技术术语的具体含义,将无法准确确定专利保护的范围。可见,权利要求书能否清楚、简要地限定要求专利保护的范围以及专利说明书及附图能否清楚地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对于专利权的效力以及专利侵权诉讼而言,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在本案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技术特征含有导磁率高这一技术术语,但是结合涉案专利说明书、附图、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及相关现有技术等,仍不能确定该技术术语的具体含义。首先,涉案专利说明书中没有直接对所述的导磁率高的内容做进一步解释或说明,也未解释导磁率的具体概念。柏万清主张所谓导磁率就是磁导率。但是,虽然磁导率有时也被称为导磁率,但磁导率有绝对磁导率与相对磁导率之分,根据具体条件的不同还涉及起始磁导率、最大磁导率等概念。不同概念的含义不同,计算方式也不尽相同。磁导率并非常数,磁场强度发生变化时,即可观察到磁导率的变化。涉案专利说明书既没有记载导磁率在涉案专利技术方案中是指相对磁导率还是绝对磁导率或者其他概念,又没有记载导磁率高的具体范围,也没有记载包括磁场强度等在内的计算导磁率的客观条件。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涉案专利说明书,难以确定涉案专利中所称的导磁率高的具体含义。其次,在现有技术中虽存在一些采用了高磁导率、高导磁率等表述,但根据技术领域以及磁场强度的不同,所谓高导磁率的含义十分宽泛,从80 Gs/Oe83.5×104 Gs/Oe均被柏万清称为高导磁率。柏万清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在涉案专利所属技术领域中,本领域技术人员对于高导磁率的含义或者范围有着相对统一的认识。柏万清主张根据具体使用环境的不同,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确定具体的安全下限,从而确定所需的导磁率。该主张实际上是将能够实现防辐射目的的所有情形均纳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保护范围过于宽泛,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本案中,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不能清楚、简要地限定要求专利保护的范围,涉案专利说明书亦无法对权利要求的内容进行解释。由于涉案专利保护的范围不能准确确定,故无法将被诉侵权产品与之进行有实质意义的侵权对比,柏万清的诉讼请求自然无法得到支持。

本案的另一亮点在于法院直接以涉案专利保护的范围不能准确确定为由驳回柏万清的诉讼请求。目前,我国现行专利法律框架仍然秉持民行分离的处理途径,人民法院在专利侵权诉讼中不可直接对专利权的效力做出判断。故在之前的诉讼实践中,即使法院认为专利权存在明显瑕疵亦无法直接处理,往往要等待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对专利权的效力做出认定后再进行侵权案件的审理。本案在认定涉案专利存在明显瑕疵后就直接驳回,该做法对民行分离的处理途径实质上做出了一定的突破,有利于快速化解纠纷,解决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审理周期较长的问题。事实上,直到201410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才就本案涉案专利做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宣告该专利全部无效。显然,本案的处理方式对于当事人而言更加有利。

 

作者:刘丰,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律师、专利代理人

 


法务咨询

E-mail: cnip@cnip.cn
Tel: 025-83716528
 83734041

法律声明

未经本网站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复制、传播、展示、镜像、上载、下载)使用,或通过非常规方式(如:恶意干预本网站数据)影响本网站的正常服务。否则,本网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请扫描二维码

官方微信

请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2015 | 知识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 苏ICP备08008160号